爆料热线:0838-2360688
投稿信箱:18090012850@163.com

新浪足球数据库:坚守“四川盆底”14年 民警“凯哥”的生命绝唱

时间:2019-01-19 21:39:41 来源:中国网 编辑:苟莎莎
  2018年12月13日凌晨3时55分,因积劳成疾,中江县公安局民警李德凯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年仅41岁。

  从警16年,李德凯在被称为“四川盆底”的、中江最偏远的普兴派出所坚守了14年。他任劳任怨,默默奉献,为山区群众排忧解难,守护三市三县交界的普兴镇的安宁,被同事和群众亲切的称为“凯哥”。李德凯追掉会举行的那天,中江各界群众自发前来为他送行,最后一次看见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庞,人们禁不住失声痛哭……
 


李德凯(右1)组织派出所民警学习
 
  没有写完的总结
 
  中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李德凯生前的办公室里,桌子上摆放着一本摊开的工作笔记本,“立足本职,竭尽全力,为群众的安全出行保驾护航……”这是李德凯在草拟的大队年终工作总结中写下的最后一句话。这份总结,他没能写完,这也是从警16年里,他第一次没能完成自己的工作。
 
  “凯哥,有啥子事情你喊到我们弄就是了嘛,非要自己整。”从李德凯追悼会上回来,看见“凯哥”办公桌上摊开的笔记本和那摞没有整理完的票据,民警小蔡的眼泪止不住又落了下来。
 
  “10日那天上午,凯哥一早就来了,我去他办公室跟他汇报工作,他正在忙着写总结。”小蔡还记得,他跟“凯哥”汇报完几篇宣传报道的事,“凯哥”跟他交待说自己这几天肝上痛得很,这两天把手头的总结拟完,把报账的票据整理好,可能得去医院再看下。
 
  “他还在跟我说元旦期间值班的安排弄好了,枪柜的钥匙也已经移交了……”当时那一幕小蔡怎么也忘不掉,“说着说着,他脸色越来越不对劲,两只手拳头捏多紧……我赶紧问他咋个了,凯哥半天憋了一句‘痛得很’!”
 
  小蔡连忙叫来同事,大家赶紧七手八脚把他扶上车送到县医院。那时谁也没有想到,这一送竟然成了诀别!
 
  2018年12月13日凌晨3时55分,李德凯因肝脏疾病抢救无效,不幸与世长辞。
 


李德凯带病帮扶困难群众
 
  “‘凯哥’这个人要得”
 
  12月16日李德凯追悼会举行的当天,他曾经坚守过14年的中江县普兴镇,不少当地百姓在县城里参加完追悼会后,又自发来到派出所,在他的遗像前献上一朵白花,鞠上深深的一躬。
 
  永安镇隆金村19组的肖大爷和许大娘是李德凯的扶贫对象。许大娘常年患病,李德凯坚持每周去家里帮扶、探望。即使在自己已经倒在病床上了,他还惦记着让同事去肖大爷许大娘家看看。得知李德凯不幸病逝的噩耗,老两口痛哭流涕。
 
  “凯哥这人可以,他以前老是帮我搬摊子。”“是可以哦,我的牛也是他找回来的。”“李德凯这人要得,不是他我们就遭骗婚了。”“那是,镇上的‘武疯子’就是他制服的,一身滚起泥浆浆。”在质朴的山区百姓嘴里,“可以”、“要得”是对最尊敬的人最高的褒奖。
 
  “‘凯所’这么好一个人,咋说没就没了呢?!”李运明多年前曾是中江县公安局普兴派出所的一名老资格民警,他看着李德凯在普兴从一个派出所普通民警一步步成长为副所长、所长。16日上午,在县城里参加完追悼会后,已年近七旬的他执意赶到普兴,因为“这里是我跟‘凯所’共事过10多年的地方”。
 
  “普兴这个地方离县城远不说,去年安上自来水之前,吃水都靠去井里挑。水泥路也是前几年才打起的,原来都是泥巴路,一下大雨,车子都开不进来。那阵派出所还挤在镇政府一个角角上,夜里睡觉都是打通铺。”李运明至今仍清晰的记得跟“凯所”一起的那些日子,“恼火得很,好多人都想方设法调走了,‘凯所’在这儿一待就是14年”。回忆起那段往事,已经有20多年没哭过的李运明老泪纵横……
 
  守护偏远山区14年
 
  普兴镇离中江县城将近100公里,普兴派出所也是中江县公安局最偏远、条件最艰苦的一个基层派出所。16年的从警生涯,李德凯就有14年是在这里度过的。
 
  基层农村派出所几乎遇不上什么大案子,每天面对的都是张家大娃打了李家老幺、王家掉了一只鸡陈家少了几头蒜之类的“一地鸡毛”。从一个普通民警到副所长、所长,10余年里,李德凯和同事们为群众调解纠纷、帮老扶幼、找牛寻鸭,默默的在偏远的大山深处为百姓守护着一方平安。
 
  2004年2月前后,偏远的普兴发生了一件大事,连续发生了7起婚姻诈骗案,在当地引起不小的震动。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李德凯和同事经过大量的摸排走访工作,终于锁定了潜藏在四川凉山州和云南等地的苟某某等4名诈骗犯罪嫌疑人。
 
  “当时我们准备去那边抓人,李德凯二话没说,开着所里那辆破旧的面包车,拉着我和老李就出发了。”时任普兴派出所所长的龚锡彬还记得很清楚,车子开了两天两夜才到达凉山州越西县中孝镇。由于语言不通,给破案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通过走访,得知一名犯罪嫌疑人住在一座抬头望不到顶的山头,李德凯主动提出来他爬上山去找人。
 
  “他从上午8点出发一直到晚上7点才走下来,结果那名犯罪嫌疑人当天不在家。第二天又去,人还是没回来。第三天才终于把嫌疑人抓获。”龚锡彬回忆说,当时条件差经费紧,几个人吃饭就啃带去的面包,晚上就猫在车里过夜,连续10多天办案追赃。“回来的路上,车子在一个陡坡顺着山路就滑下来了,李德凯使劲打方向,让驾驶室这边撞在山边的石头上,车子才停下来。他左臂和脸都被擦伤,我们几个人都没事。”
 
  最终,这一系列婚姻诈骗案得以成功告破,4名犯罪嫌疑人被全部抓获,李德凯和同事们为普兴的老百姓追回数万元被骗走的辛苦钱。
 


李德凯(左3)走进校园开展交通安全宣传
 
  带着半页肝脏的坚守
 
  几年前,李德凯调任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任办公室主任。每次遇上设卡执勤的勤务,负责安排人手的他都把自己排在第一个。好几次在卡点上执勤时,同事们都发现他脸色不太好,甚至时常额头上还沁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可他总给大家解释说“没事,就是有点热……”
 
  2018年11月,李德凯有几次一到星期五就会请天假,说去成都检查身体。不久后,他终于请了次一个星期的“长假”,说要做个小手术。同事们关心的问起,李德凯不肯多说,只交待办公室的同事“你们把工作做起走,有啥问题,等我回来”。
 
  一周后李德凯按时销假上班,大家都没看出哪里不对。他还是如往常一样,每天早早的就来上班,到了晚上大家都下班的时候,他办公室的灯依然还亮着。周末,大队接到设卡执勤任务,李德凯依旧参加。那天快撤卡的时候,小蔡发现“凯哥”脸色苍白,头上都是汗。
 
  得知这一情况后,大队领导关切的询问他的身体,他还是什么也不说。找到他妻子,也没问出什么来,同事们只好“暗中”“调查”。这一调查把大家吓了一跳!原来李德凯患的是肝癌,而且早在2012年就已经发现了,2018年11月他请了一周假做的那个“小手术”,实际是切除了半页肝脏!
 
  大队上马上给他下了命令,让他放下工作休息。可李德凯再一次“阳奉阴违”,回家待了几天后又回到队里忙开了,还“欺骗”领导和同事“医生说的没事,可以上班了”。
 
  他这一忙,就忙到最后倒下……
 
  没来及拍的全家福
 
  “德凯,你咋就这么狠心!我们一家人团聚才莫得几年,你就又走了!”追悼会上,看着安卧在灵柩里的丈夫,杨浩泪如雨下。她不断责怪自己为什么不劝他早点申请调回来?为什么不早点把他的病情告诉组织上?……
 
  与李德凯的相识,是2004年的一次相亲。听介绍人说因为派出所事太多,李德凯走不开,杨浩便“委屈”的赶到离县城90多公里的普兴镇,跟李德凯见了面。
 
  两个人在镇上吃一顿相亲饭,对有些木讷、拘谨的李德凯,杨浩一开始并不是很中意,然而意外的停电却让她改变了想法。因为突然停电,饭馆里其他人都匆匆离开了,只剩下他们俩借着烛光一边吃一边聊着。
 
  杨浩还记得,当时李德凯的话并不多,她问一句他答一句,更多的时候只是安静的看着她。杨浩慢慢被这份憨厚打动,认定了李德凯是个会过日子的人,是个能托付终生的男人。但她当时没有想到,这顿烛光下的“相亲饭”竟是他们夫妻10多年里唯一的一次浪漫。
 
  2006年,两个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从那以后,杨浩在县城里一面上班,一面带着孩子、照顾老人,李德凯则长年坚守在普兴,一家人聚少离多,甚至逢年过节都难得团圆。有几次过年,杨浩带着儿子去普兴探望李德凯,结果每次都是一家三口刚端起饭碗,李德凯就接个电话出警走了。
 
  在儿子李浩楠的记忆里,父亲对自己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儿子,我走了,你听话哈”。11岁的李浩楠常说自己是个“留守儿童”,爸爸之前在普兴派出所的时候,一个月才回来那么一二次。调回城里来了,又经常加班不见人。平时见不到爸爸也就算了,就连自己生病住院他都顾不上管。
 
  杨浩说,今年年初的时候,儿子跟他爸提了个要求,说过年的时候一家人拍一张全家福。“他当时一口就答应,还跟儿子商量去哪儿拍,可现在……”
 
  搂着儿子孱弱的肩膀,望着双亲满头的白发,杨浩在心里一声声呼唤着“德凯,别走……别走……”
 
  望着那张昔日英姿勃发的面庞,追忆过去一起拼搏奋进的荣光,同事们强忍住泪水送上最后的祝愿:“德凯,一路走好”!
 
  不再累了,
 
  不再痛了,
 
  德凯一路走好!
 
  喝了孟婆的汤,
 
  天堂的路并不难找!
 
  在天堂,
 
  好人都有好报。
 
  德凯一路走好,
 
  到了天堂,
 
  还去当警察吗?
 
  当了天堂的警察,
 
  不要再无休止的加班了,
 
  不要不知疲倦的熬夜了,
 
  德凯一路走好。
 
  仰望天空,
 
  有流星划过,
 
  那是不是你在天堂巡逻?
 
  德凯,
 
  一路走好!(德阳市公安局提供图文)
 

新浪足球数据库,如果说互助担保协会由企业组成,那么举报者视频中所称“公职人员放高利贷”又是怎么回事?“公职人员接受借款企业宴请”等说法是否属实?  28日凌晨,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布通报称,经初步调查,网传视频所反映问题其实是一起涉及企业间借款合同纠纷的民事案件,目前法院正在二次审理中。长达6年的时间里,我所有的小心思都给了这个从未在一起的人。小学语文拼音知识的教学有明确的目标,严谨的要求和渐进的过程,因此大家要相信,学校老师相比之下更专业。”“要是女的买指标,9万块钱,男的买10万,我们挣不了几千块钱。

,这是为数不错的把学生入学的高考成绩纳入标准,还占了百分之三十。  记者查询中渝置地历年财报也发现,近年来该公司的土地储备已大幅下滑。  官方消息指,国家文物局长城执法专项督察组近期对内蒙古长城保护工作情况督察时共发现“七大问题”,并建议加强长城保护立法工作、制定长城维修展示项目、形成一批亮点工程等。  博士服务团成员中,不少是高校教师挂职企业担任管理者。

皇家娱乐时时彩,  其中,5宗住宅用地均位于北京的远郊区县,2宗位于大兴区旧宫镇,2宗位于房山区良乡镇,另一宗则位于密云区檀营乡。美联社报道称,特朗普在国会一改往日激烈批评美国经济的态度,尽管他在演讲中没有透露减税等问题的细节,但市场还是充满乐观情绪。2016年两会开幕期间,指导拍摄的微视频参与《两会问吧》,上了CCTV央视新闻;2016年5月4日,指导拍摄的微视频参与五四青年节《父母的青年时代》上了CCTV13央视直播间。  而针对媒体关注资管业务如何实现统一监管的话题,郭树清说,近年来,影子银行、监管套利、通道业务链条太长,商业银行、信托公司、基金公司、证券公司,包括保险公司都开展了资产管理业务。

 德阳市委书记:赵世勇 德阳市委书记:赵世勇

德阳市长:何礼 德阳市长:何礼

视频在线